2007年9月17日环保署召开“环境影响评估审查委员会第155次会议”,台湾媒体记者依照惯例前往采访。但是,环保署开放了会前15分钟给记者们拍摄后,就把记者们全部赶到会场外。同样被赶出来的《自由时报》医疗环保组外勤记者周富美[1]意图冲进会场内采访,被环保署两位工作人员阻挡而进不去。周富美在会场门口大声抗议:“为什么媒体不能听?抗议环保戒严!资讯公开!”但是抗议无效。记者们被迫与开发业者一同待在旁听室内。然后,环保署的一位工作人员把旁听室与环评现场之间的布幕拉下,不让旁听室内任何人得知环评审查情形,直到散会。[2]

2007年9月19日,环保署长陈重信致函《自由时报》与台湾新闻记者协会[3],以周富美“妨碍公务”为由,要求《自由时报》“迅行处理”,而且不同意周富美再到环保署采访。周富美成为台湾解严以来第一位遭到公部门点名禁止采访的记者。9月25日,《自由时报》以电话通知周富美,从该日开始,周富美被转调内勤;周富美问“为什么”,但是《自由时报》没有给她理由,也没有给她申诉的机会。9月26日,周富美到《自由时报》总社,要求恢复记者之职,却遭到拒绝;9月27日,周富美以电子邮件递出辞呈。10月8日,周富美告知《自由时报》,她已经向台北市政府劳工局申请“劳资争议调解”。10月9日,周富美的主管口头通知周富美,《自由时报》社长林鸿邦已经批准周富美辞职。《自由时报》在此一事件中的立场,因此遭到质疑。10月17日,周富美以电子邮件致函国际记者联盟(IFJ) 与无疆界记者组织(RSF),说明此事,质疑“台湾的新闻自由真的进步了吗?”,并请国际记者联盟与无疆界记者组织正视此事。[4]

2007年10月26日13时30分,“反对环保署剥夺­新闻自由小组”在台北市政府大门举办记者会,公开呼吁《自由时报》公开说明自己不合理的片面行为。“反对环保署剥夺新闻自由小组”批评,《自由时报》在缺乏申诉管道与调查了解的情况下,片面调动自家记者,不但是屈从政府要求,也未善尽保障媒体专业与记者­采访权。同日14时30分,《自由时报》与周富美在台北市政府劳工局进行第一次劳资争议调解会议。[5][6]

2007年12月12日上午9点10分,无疆界记者组织(RSF)秘书长梅纳德(Robert Menard)拜访台湾新闻记者协会。梅纳德在会后做出四点结论,委请台湾新闻记者协会对外公开发布,其中第一点就与周富美所受到的待遇有关:“无疆界记者组织对于环保署发函给《自由时报》以及台湾新闻记者协会、拒绝记者周富美进入采访的案子表示关切,并已委请无疆界记者组织驻台湾联络人,详细了解此事件发生经过,并进行相关之会谈以后,再决定采取并表达意见。”[7]

批评[编辑 | 编辑源代码]

对此,环保署与《自由时报》都拒绝接受台湾公共电视新闻杂志节目《独立特派员》的采访。2007年10月28日,《独立特派员》播出〈小美离职记〉专题,在电视上披露《自由时报》配合环保署打压记者采访权的行为。

周富美批评:“身为台湾第一大报的《自由》,非但没有捍卫媒体第四权监督报导之社会公器角色,反而配合环保署之要求行事。”同时“对《自由》向环保署妥协表示沉痛哀悼之意”。[8]

台湾新闻记者协会发给《自由时报》的“记协宜字第031号”公函批评:“此一调职,于环保署发文拒绝周员采访后,贵社随即调离该员采访环保署路线工作,恐有予外界屈从压力而牺牲记者工作权益之疑虑。”[9]

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董事长管中祥批评:“台湾媒体的自由,往往是媒体老板的自由,从来不是新闻记者的自由。可是媒体老板是不是真的有自由呢?其实是不一定的。当他与他的利益有冲突或影响的时候(例如媒体常常会受到广告主的影响,媒体可能常常要去承包政府政党置入性行销),他的自由本身就是受到限制的。”[10]他也批评,《自由时报》未与周富美讨论、沟通,就径自调动周富美的工作,明显伤害了员工的工作自主权。[11]他也批评,环保署用公文要求媒体撤换记者,为新闻自由开了恶例;然而,《自由时报》屈从来自行政部门的压力,把记者转调内勤,更是做了最坏的示范。[12]

《独立特派员》制作人吴东牧批评:“《自由时报》竟然屈从环保署无理的要求,将这位记者调离环保署采访路线!……台湾的许多记者正面临‘选边站’的抉择:如果不想换个边、和权势共舞, 如果还想继续站在政府和财团的对面,那可能就得选择也站在媒体老板的对面──因为老板很可能早已选择站在政商利益的这一边。台湾社会如果不谴责这种情形,哪一天摊开报纸、打开电视机,我们也许就再也分不清所看到的,究竟是真实的报导,还是政商操控的置入性行销;遑论要透过媒体得到公开透明的资讯,预防弊端。”[13]

中央通讯社副总编辑庄丰嘉指出,过去都是记者与从业的媒体一起向政府要求新闻自由,行使媒体“第四权”;但是这起事件却是政府机构与媒体联合限制了记者的采访权,这无疑是给台湾的新闻自由权狠狠一巴掌。[14]

全国大众传播工会联合会总干事陈文贤说,此一事件让很多媒体问题一并浮出台面:政府方面不公开应公开的资讯,《自由时报》高层未调查就将记者调职,台湾新闻记者协会未在第一时间给予记者援助等;但最重要的是,媒体工作者的态度,对于政府的霸道行为,无法有共识,所以让应有的权利默默消失;当媒体业者本身不团结,不能一起去争取应该有的权利时,自然就会牺牲掉肯表达意见的人。[15]

绿色消费者基金会董事长方俭批评:“《自由时报》长期以来是和执政党(民主进步党)同色系的;自家记者被修理,报纸只字未提,令人怀念当年的《中央日报》。一个没有牙齿维护自己报社和记者尊严的媒体,会有好下场吗?”[16]

资料来源[编辑 | 编辑源代码]

  1. 周富美的部落格
  2. 台湾公共电视《独立特派员》之〈小美离职记〉(上),《PeoPo公民新闻平台》存档
  3. 环保署致函台湾新闻记者协会(环署综字第0960071493号)
  4. 黄慧敏 台北2007年10月17日电,〈台湾新闻自由进步 新闻品质专业有待加强〉,中央通讯社,2007年10月17日
  5. 反对环保署剥夺­新闻自由小组,〈〔采访通知〕反对《自由时报》片面调动,捍卫记者采访权〉,《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万维网》,2007年10月25日
  6. 反对环保署剥夺­新闻自由小组,〈反对《自由时报》片面调动,捍卫记者采访权〉,《公民行动影音纪录数据库》,2007年10月26日
  7. 莫忘初,〈无疆界记者组织访记协 关切台湾媒体采访权〉,《苦劳网》,2007年12月12日
  8. 周富美,〈悼《自由》向环保署妥协,处理不公今辞职〉,《台湾媒体观察教育基金会万维网》存档
  9. 台湾新闻记者协会,〈记协发函予自由时报说明〉,《台湾新闻记者协会万维网》存档
  10. 台湾公共电视《独立特派员》之〈小美离职记〉(下),《PeoPo公民新闻平台》存档
  11. 胡慕情 台北报导,〈官方干涉媒体 自由时报环保记者调职〉,2007年9月27日《台湾立报
  12. 杨宗兴 报导,〈自由v.s.周富美 资方支支吾吾,将二次调解〉,《苦劳网》,2007年10月27日
  13. 吴东牧,〈公视独立特派员:小美离职记〉,《Benla' Blog》(管中祥的部落格)存档
  14. 黄慧敏 台北2007年10月11日电,〈周富美事件 学者:政府媒体限制记者采访权〉,中央通讯社,2007年10月11日
  15. 黄慧敏 台北2007年10月11日电,〈周富美事件 学者:政府媒体限制记者采访权〉,中央通讯社,2007年10月11日
  16. 方俭,〈环保署大搞戒严〉,《苹果日报 (台湾)》2007年9月24日A26版。

外部链接[编辑 | 编辑源代码]

社区内容除另有注明外,均在CC-BY-SA许可协议下提供。